女悍匪皇城流浪记 第 378 章 东窗事发

小说:女悍匪皇城流浪记 作者:一只老乌贼 更新时间:2022-12-07 20:45:5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这天底下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,更何况有人要故意借机生事,交泰殿的事一夜之间不胫而走,骇人听闻。

  一朝东窗事发,世人才知陛下的宠妃竟是背负几十条人命的朝廷通缉要犯。

  朝堂风向骤变,本已不打算再插手陛下内事的百官集体变卦,一时间口诛笔伐,文臣用尽最恶毒严酷的词句去声讨皇贵妃,像是饿了许久的秃鹫终于找到了啃啄的猎物,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。武官这边由陈钧乔和凌与枫压着,无人敢在此时火上浇油,却也不敢再随意表态站位。..

  平民百姓那里也是风风语,飞短流长,只不过帝王家事于他们而实在太过遥不可及,多听一分得不到好处,少问一句也掉不了一块肉,所以未掀起太大波澜。

  远在驿站的顾牧和接到飞鸽传书,心急如焚快马加鞭往回赶。

  章己程连夜带领刑部的人将悍匪盛九所有的在宗命案规整合一,于朝会之上当众呈奏,白纸黑字,罪行昭昭。久病卧床的章国公更是直接被人搀着来勤政殿前要求面见陛下。

  章家人豁出命来逼迫陛下公开处置皇贵妃,无异于是想让陛下给自己惨死的嫡孙讨个公道。

  可显然陛下有意偏袒,众臣的请愿奏疏尽数驳回不说,连平日里勤政殿的面见也免了,朝野上下为此怨声载道。

  盛澈被软禁在交泰殿中,早已失去与外界的关联,她打探不出外面发生了什么,也无心打探。

  直到殿外换了三班守卫,天色由暗至明,又由明转暗,紧闭的殿门才终于打开。

  熟悉的脚步声缓缓靠近。

  在软塌上呆坐了一夜的盛澈迟钝的抬起头,瞧见来人眼中的疲惫和颤动。

  盛澈像是做了场梦,低头才发觉身上染血的衣袍还未换下,如今血迹已经干涸发污。她慢吞吞起身,将外袍脱下扔在脚边,一语不发的去衣柜处寻找干净衣衫。

  虽不想承认,可她还是不愿让赵倾城看到自己如此狼狈肮脏的样子。

  “非要如此吗?”声音猝然在身后响起。

  盛澈拿起外袍的手顿了一下,平淡道:“那你告诉我,我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  “就是为了离开我?”赵倾城盯着那道清瘦的背影哑声质问。

  由于没有陛下的命令,无人敢随意进出交泰殿,殿内的炭火熄灭了,有些凉意。

  盛澈将绒袍穿起来,回过身去静静看着他,那张再好看不过的脸,那双但凡只要她说一句重话就会难过的眸子,她唯有撇开目光,只答:“是为了离开。”

  如今盛澈任何话落在赵倾城耳朵里都太过沉重,沉重到他反复斟酌,沉重到他失去判断,只单单往心里去了离开两个字。

  殿内实在太过安静,静到细微的响动都清晰可闻,盛澈听得出,那是赵倾城掩在衣袍下紧攥的指骨发出的声响。

  本以为他会怒不可遏的拂袖而去,直到冰冷的指尖覆上她的脸颊,轻轻的温柔的磨蹭。

  那处应是有干涸的血迹。

  盛澈反应过来,下意识闪躲。

  “我让人传热水进来,你清洗完之后就好好歇着,不要担心,一切有我。”

  盛澈不敢抬头看他,因为自己赌对了。

  赵倾城走了之后不久,内殿的门再一次被打开,惜错带着两个宫人进来备下热水,殿中的炭盆又一次燃起,烤的整个房内暖意融融。

  惜错姑姑告诉她,请愿从严处置她的折子多如雪花,太后那边联合天枢院的老臣要陛下立刻废掉她的妃位,打入大理寺候审,皆被陛下铁腕镇压悉数驳回。

  赵倾城虽行事狠厉但政事上向来从善如流,继位以来颇受朝野内外称赞,贤明通达勤政爱民,可盛澈的事情一出,恐将先前积攒的所有声名毁于一旦。

  为此天鉴司以为陛下召了邪祟,已经打算开坛做法,昭敬神祇了。

  听到这里,盛澈觉得甚是荒诞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“娘娘,您这么做究竟是图什么哪?”惜错被蒙在鼓里做了帮凶,但她并不埋怨盛澈,只恨自己没能早早识破小主子的心思,好早些阻止。

  “万一陛下扛不住那些人施压,将娘娘……”惜错不愿再说下去,生怕一语成谶盛澈会有何不测。

  盛澈却并不如此认为,那些人了解赵倾城的脾气,知道自己就算是死谏也威胁不到她的性命,他们能做的想做的,只是废掉她,让她远离陛下。就如天鉴司宣扬那般,她是邪祟,是妖魔,是媚主惑上的狐狸精,只要她远离陛下,一切都可以恢复如初。

  赵倾城不会让她出事,这才是她破釜沉舟的底气。

  其实她才是那个让赵倾城成为众矢之的人,是她亲手将他推到如今进退维谷的境地,他舍不得杀她又迫于世俗的讨伐留不住她,所以,他能选的路只有那一条。

  盛澈知道自己不择手段卑鄙无耻,但她也坦诚的告诉了他,她没有更好的法子了。

  “姑姑,我饿了。”盛澈摸摸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:“我现下特别想吃打边炉,你说外面的人让不让你送进来啊?”

  惜错愣了愣,忙收起苦大仇深的嘴脸:“娘娘放心,陛下临走前吩咐了,交泰殿内一切照旧,奴婢这就去准备。”

  “姑姑,再加个酸汤鱼吧。”盛澈笑着说。

  若是正尘在这儿,定然要抢去大半条,那小子最喜欢这道菜了。

  晚来风急,五尺不到的奶团子抱着一摞书哼哧哼哧的撞开一扇殿门,里面的人听到动静一骨碌爬起来,跳下榻接过奶团子手里的书,焦急问道:

  “打听的如何?”

  “李少傅说陛下如今谁的话都不听,大臣们一个个头疼的厉害,没事的正尘哥哥,这不就说明他们拿娘娘没办法嘛。”

  正尘长长呼出一口气,将怀里的书放在桌上:“你个小毛头懂得还挺多。”

  赵隽野小声问道:“娘娘真的将贤妃杀死了吗?”

  正尘坐在桌边,“那你害怕吗?”

  赵隽野摇摇头:“不害怕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害怕,小孩子听说这样的事都应该害怕的。”

  “娘娘告诉我,有仇必要,贤妃拿毒害过娘娘和我,是她先害人的,所以她该死。”赵隽野小小年纪,说起话倒是有点好勇斗狠的苗头了。

  正尘忍不住揉揉他的脑袋:“九爷平常真没白教你小子。”

  话才说完,赵隽野嘴一瘪:“可是正尘哥哥,李太傅给我布置了许多功课。”

  说着,玻璃珠子一样的眼睛看向那摞书册,幽怨道:“少傅说我既然这么有闲情逸致打听无关紧要的事,一定是平常功课不够多。”

  “李少傅这人嘴也太毒了!”正尘义愤填膺完又挤出一个假笑:“功课哥哥实在无能为力,但哥哥可以在这陪着你,你好好写,明天再帮哥哥去勤政殿那里探探风声。”

  小世子认命的脑袋一垂,随手抓了本册子走向书案。

  景央宫这几日人员往来密集,一般在勤政殿吃了闭门羹的大多要去景央宫再走一趟。

  琉依送走谏议院大夫之后,轻抬眉眼命门庭奴才先行关闭殿门。

  “太后,如此大张旗鼓的见这些朝臣,陛下那边怕是不好解释。”

  “解释?你觉得哀家与陛下如今还有心平气和坐在一起解释的机会吗?”

  顾鸿芊说着玉手狠拍向一旁方桌:“都到这步田地了陛下竟还不管不顾的护着那个孽种,哀家看他真的是疯了!”

  琉依低声道:“娘娘那□□了盛澈一把,如今她入了局必死无疑,娘娘为何非要推她进悬崖的最后一把力,有朝臣和百姓在,娘娘何不在此时作壁上观哪!”妙书斋妙书斋

  “作壁上观?”顾鸿芊阴沉道:“你可知哀家查到,陛下的人在搜罗为盛峥平反的证据,若一旦成事,朝臣看在战神当年功勋卓著为国赴死的份上,就算她的独女有天大的罪过,也该将功抵过了。”

  琉依劝道:“就算在朝百官会看在盛峥的情分上放盛澈一马,那天枢院的人又怎么可能轻易绕过她,他们少说古稀之年,各个肱骨之臣,平日里连顾相都要给上几分薄面,自然不会认盛峥一个后生当年的军功。”

  顾鸿芊摇头:“可你别忘了,盛澈的外祖父是镇国大将军秦翊,天枢院如今能活到现在的人哪个没受过秦翊的恩,当年章国公兄弟三人的命都是他在战乱时救下的,若章己程得知此事,怎么有脸再联合众人声讨。”

  “去将殿门打开吧,哀家定要在陛下之前将那孽种送上绝路,她不死,早晚会弄清当年的真相,哀家如何能让一把尖刀日夜悬在头顶。”

  琉依为难道:“可如此一来,陛下与太后之间就再难回头了。”

  顾鸿芊沉沉闭上双目,叹了一声:“哀家与陛下的母子情分早就在那孽种被封妃时就已经断了。”

  片刻,她又睁开眼睛,晦暗道:“不过那又如何,陛下见到哀家依旧要行礼问安以哀家为尊,没了母子情分,哀家依旧是这东元的皇太后!”

  翌日,勤政殿破天荒接见了一个人,在此之后,陛下带领大都统连夜秘密出城。

  消息传到景央宫时,夜已深重。

  “可知陛下见的是谁?”

  来人道:“回禀太后,是天启大营的岳恒天。”

  顾鸿眸色一沉,许久未。

  琉依将人送出去之后,神色慌张的回来。

  “太后,陛下亲自出城,可是查到了什么?”

  “若不是关键证据,陛下岂会亲自出马。”顾鸿芊阴郁道:“等陛下再回来,朝堂的风向怕是就要变了。”

  话落,顾鸿芊忽然起身往内殿走去,琉依不明所以,连忙跟上。

  只见顾鸿芊停在榻边,从头枕底下摸出那柄羊角刃,攥在手中摩挲许久,忽然拔开刀鞘。

  琉依似是猜到了什么,在身后心惊胆战的确认:“太后想要如何?”

  顾鸿芊看着那锋利无比的短刃,映的眼神冰冷。

  “如此好的机会,岂能错失!”

  ……

  小世子这几日废寝忘食悬梁刺股,抄了大几本的策论才得少傅首肯,一大早便拿着功课去勤政殿转悠。

  可没到半个时辰人就回了均辉殿。

  正尘赶忙迎上去。

  “怎么回的这么快,难道没见着陛下?”妙书斋

  赵隽野怀里抱着书,哭丧着一张脸道:“大公公说陛下病了在寝殿歇着,不见人。”

  “病了?这节骨眼病了?”正尘怎么都不信:“既然陛下病了,你可有去乾清殿问安?”

  “去了。”赵隽野委委屈屈的嘟囔:“那里的侍卫没有一个搭理我的。”

  “等等!”正尘忽然发觉了蹊跷:“你方才说大公公与你说陛下病了,在乾清殿歇着,但是大公公人在勤政殿。”

  赵隽野点点头。

  正尘又问:“那你可记得大公公是打哪出来的?手里拿没拿浮尘?”

  “偏殿旁边的耳房。”小孩子记性好的很:“没拿浮尘也没戴角帽。”

  御前行走的奴才一个比一个精挑细选,但是能进殿伺候的只有春满。但凡没病重的起不来身,白日里都是由他近身伺候。陛下龙体抱恙他不在寝殿侍奉就罢了,大白天的还不拿浮尘不戴角帽在勤政殿的耳房歇着,那便表示陛下既不在乾清殿也不在勤政殿。

  正尘一拍大腿:“陛下压根不在宫里!”

  “阿野去找冯统领过来,我有要紧事问他。”

  末了,补上一句:“偷偷去,别招摇。”

  瞧正尘哥哥神情严肃,赵隽野当即抿直了唇角,转身小跑离开。

  等再回来时,还是他一个人,

  “正尘哥哥,冯统领不在宫中。”

  “不在宫中?”正尘顿生恐慌恐:“可有说去了哪里?”

  赵隽野回道:“侍卫所的人说是一大早被太后娘娘派去城外迎怀慈主持。”_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