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灭青莲 第四百九十五章你怎么还没死

小说:不灭青莲 作者:抱走的鹅 更新时间:2021-01-28 12:27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龚胜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,这是做了亏心事的本能表现,他拿了沈青云的东西,现在正主站在自己面前,难免会有慌乱。

  “你何时醒,跟我有何关系?”

  龚胜装出镇定,“那么,你来这里,想做什么?”

  沈青云迈步上前,与龚胜越来越近,直到双方都彻底充满对方的视野为止。

  “我为什么来,你难道还不清楚?”

  沈青云直视着龚胜,“还是说,你打算一装到底?”

  被沈青云的目光注视,龚胜心里竟升起恐惧心理,内心止不住颤抖起来,忍不住后退半步。本来是畏惧的后退,却是被他硬生生稳住,冷笑道:“难道你还想要回去?”

  “本就是我的东西,有何不可?”沈青云又迈出半步,步步紧逼。

  “你觉得还有可能?”

  龚胜也不退了,他不信沈青云有胆子在这里动手,“是我们救你回来,不然你已经成为妖兽口腹之粮,怎可能有机会站在这里与我说话?”

  “要你储物戒指,权当我们的报酬,有何不可?”

  沈青云不可否置,他被救了这是事实,他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,有恩必报。但一码归一码,恩,会报;但这样的强盗行径,难道不算清,就这么算了?

  “你们的恩情,我沈某自当牢记,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中报答。”

  沈青云黑白分明的眼瞳中倒映出龚胜面部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脸,“但你这样的强盗行径,配吗?”

  配吗?

  一句配吗,犹如雷霆之锤般敲击在龚胜灵魂上,他只感觉大脑轰的一声,陷入短暂的混沌之中。

  如果换做其他人,他肯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但现在他面对的是沈青云,曾经的一代大帝,青云大帝!

  哪怕如今修为不及,但身上所拥有的气质,气场依旧存在,光是这些,就足以带给龚胜莫大的压力。

  同时,沈青云在不经意间释放出气质,也流露出独特的魅力,这对未见过大帝的人来说,是陌生的,也是致命的。

  旁边的上官若瑶看着沈青云,看呆了,她被那股莫名的魅力深深的吸引住了。此时,沈青云在她眼里,都不再是弱小的王侯境,而是一位真正屹立于天地之巅的王者!

  “那又如何,你只是小小的王侯境,平时连与我对话的资格都没有,有什么资格拿回你的东西?”

  龚胜咬着舌尖,刺痛让他恢复自主的意识,冷冽的目光盯着沈青云,若不是因为这里不允许动手,小小的王侯境定然被碾成齑粉了!

  “你只有一次机会,把东西还给我。”沈青云语气冷了几分,虽说他早就有心理准备,龚胜已经是个贪婪的家伙,那么性格会好?

  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储物戒指,以及方寸界器灵在什么地方了。

  戒指在棚屋的木板桌上,而方寸界器灵,则是被用来垫桌角了。

  “你只是个王侯境,有什么资格来命令我?”

  龚胜听沈青云的话,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力气,伸出手戳着沈青云的胸膛,狞笑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?”

  “换做其他地方,你已经是个死人了,还想好好说话?”

  “王侯境的弱者,你应该清楚自己的定位。”

  “我真为你感到脸红。”

  沈青云喃喃,这句话并不是出自他的角度,而是出自神州大地的角度,仅因为自己比王侯境强,就看不起王侯境,这样的例子,在广袤无垠的神州大地上,数不胜数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龚胜像是听到某些非常好笑的笑话,但他没有听清,侧耳要让对方再说一次的样子。

  “你也经历过王侯境,看不起王侯境的想法,究竟是从何而来?”沈青云蹙眉道。

  “我是涅槃境,圣之下第一境界,而王侯境算什么。”

  龚胜大笑,“境界之差,这就是资本,这就是现实。”

  “明白?”

  说完,他似是意识到,不应该自降身份和沈青云说这么多,便不耐烦的挥挥手,“明白了就快滚,别打扰我。”

  沈青云笑了,原来是这样,他从来没有过看不起低于自己修为的人,便也无法理解这种,但今天被龚胜说起,他明白了。

  原来这和他一样,只是他不放在眼里的,是修为更高的人。

  涅槃未入圣,在他面前,又有什么资本?

  “机会我已经给你了,是你没有珍惜。”

  沈青云迈步上前,无视龚胜,直接走进屋里。

  “你要做什么!?”

  龚胜大喝,伸手要去抓住沈青云的衣袍,却骇然发现,这么寸许距离,竟然抓偏了!

  “都是你自找的。”

  龚胜眼中泛起渗人寒芒,这个聚集地里规定是不允许主动出手,但倘若对方咄咄逼人,并打算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,那么出手便会既往不咎。

  总体来说就是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这个聚集地的

  创造者的意思就是,我们要爱好和平,但不能被动挨打,要是被欺负了,尽管出手。

  所以,懂这个意思的人,都不会主动去挑衅对方。

  沈青云这个举动,便无异于强闯,而龚胜的理由便有了。

  五指屈指化爪,龚胜直直朝沈青云后辈心脏的位置抓去。

  “小心!”

  见龚胜出手,上官若瑶惊呼一声,想要出手救下沈青云。

  “噗嗤…”

  但还是晚了,也许是龚胜速度极快,也许是沈青云未曾反应过来,五指贯穿沈青云的胸膛,有血花飞溅。龚胜五指指尖,有刺眼的鲜红低落……

  “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  手心手背传来的温热,几乎让他陷入癫狂,只要沈青云一死,那储物戒指上的禁制必然消失,里面的东西就都归他了!

  这个时候,龚胜完全没有去想,一个王侯境,他的储物戒指里会有什么东西呢。

  “龚胜,你疯了!”

  一声愤怒的咆哮,让龚胜眼睛恢复一些清明,把手抽回来,转身看着上官若瑶,连连摆手,“若瑶,你看到了的,是他要强闯。我这是没办法,所以才……”

  “他只是王侯境,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,你本可以擒住的!”

  上官若瑶看龚胜的眼神,已经完全充满了厌恶之色,面对王侯境,也能下这么重的手。

  当务之急,是看看沈青云状况。

  上官若瑶向沈青云走过去。

  “若瑶…”

  龚胜伸出手,却被上官若瑶身上释放出的气息震开,“离我远点,你让我感到恶心。”

  有了对比,才有了伤害,沈青云刚才有一些话,和龚胜的所作所为产生了强烈的对比,她在沈青云看到了龚胜拍马也赶不上的东西。

  品格。

  她现在已经完全相信,沈青云就是琅琊阁修行之人,唯有这样的品行,才会被琅琊阁破例看上吧?

  “他已经没救了!”

  被上官若瑶这样对待,龚胜受到了轰击,踉跄的步伐后退了好几步,歇斯底里的咆哮道:“他不过是一个渺小的王侯境,你为什么这么在乎他?!”

  “若是他死了,你的人生便也就停止了。”

  上官若瑶微微侧头,极为冷漠的语气说了一句,转头朝沈青云走去。

  沈青云是琅琊阁的修行之人,受琅琊阁庇佑,而龚胜杀了沈青云,面临他的必然只有顶级势力降下的杀罚。而这样的惩罚,即便是他身后的超然势力,也不敢半个不字。

  但这样的一翻话,落在龚胜耳朵里,却是另外一种意味。

  “是这样啊……”

  龚胜失魂落魄,站在原地,久久不曾语。

  她……喜欢他么。

  但是,沈青云心脏已经碎了,他已经没救了。

  而这里的声响,自然已经吸引到周围的邻居,他们听到龚胜咆哮的声音,纷纷走出来查看情况,却看到失魂落魄的龚胜。

  一群人围上来,“龚胜,怎么回事?”

  可不论他们怎么问,龚胜也是一副丢了魂的样子,任由他们怎么询问,也没有回应。

  屋里,沈青云步伐踉跄的走进去,拿到储物戒指和桌角下的方寸界器灵,并且当着上官若瑶的面,很是小心的吹掉方寸界器灵上面的尘土,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对待这个看起来根本不值钱的小物件。

  上官若瑶看到这一幕,贝齿轻咬红唇,问,“这个对你,很重要吗?”

  “一个很值得尊重的前辈,临死时托付给我的。”沈青云语气很平静,说完,便把方寸界器灵重新挂在腰带上,转身走出棚屋,看着被众人关心簇拥的龚胜。

  屋里,上官若瑶还在放任自己的想象力,此时因为沈青云的一个举动,一句轻描淡写的话,她已经脑补出许多。

  “现在,该说说我们的事了。”

  沈青云脸上出现因失血过多产生的苍白,看起来非常虚弱。

  “谁啊,没看到人正难受吗!”

  一个青年听到沈青云的声音,当即不耐烦的道,当他转身,看到沈青云胸膛上的血洞时,顿时收声,不再多。

  论难受,似乎这里更难受点……

  一群人,面面相觑的看着沈青云,还有他胸膛的血洞,他们都很清楚,那个位置是心脏。现如今是空的,显然是被掏出来了。

  龚胜缓慢僵硬地抬起头,眼睛里充满了血丝,他瞪大眼睛,陷入疯魔一般,直勾勾盯着沈青云,“你怎么还没死?_sos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