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灭青莲 第二百三十四章刻字

小说:不灭青莲 作者:抱走的鹅 更新时间:2021-01-26 12:17:1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沈青云都没想到,自己竟然被鄙视了。想了想就算了,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,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的鄙视,就和他们人一样,微不足道。

  回到风楚寻那边,沈青云恰好看到风楚寻睁开眼,双眸中带着一丝落寂。

  “怎么了?”沈青云走过去,问道。

  “我悟性有限。”风楚寻叹了一口气,落寂道。他感觉自己一直在门口徘徊,始终跨不出那一步,这石壁太神秘了。

  沈青云眨了眨眼睛,他自然懂风楚寻的心情,这种感觉真的很无力。走到风楚寻身边,蹲下,“你的心太浮躁了。”

  “忌骄忌燥,学会让自己平静下来,你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。”沈青云道:“我陪你。”

  此时,一旁的大黑狼睁开眼,轻轻碰了碰沈青云,一双眸子望着他,纯粹至极,似乎很期待。

  “你干嘛?”沈青云明知故问,他通过役兽印已经知道大黑狼心里在想什么,但他还是故意问道。

  大黑狼没有说话,一双眸子变得璀璨,眨了眨。

  “你也领悟不出来?”

  大黑狼点头。

  “因为不好意思,所以连话都不说了么。”沈青云嘀咕了一声,这家伙自己不行,还知道找帮手了。不过沈青云想要领悟石壁倒也简单,帮一下也没什么。

  “我先领悟。”沈青云就地盘坐,风楚寻因为沈青云的话,也尝试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,看向石壁,发现石壁上的字仿佛变得不一样了。

  沈青云如今想要彻底领悟,只需一个念头,但这样就会让石壁里蕴含的王侯意志被他一人收走。不过还好,这种局面是可控的,在一定程度上,取走王侯意志。

  沈青云望着石壁上的字,霎时间,上面每一个字都仿佛化成一柄无形之剑,全部涌入脑海之中。恍惚间,沈青云好像能看到剑之形,剑之意,甚至还能看到当时被刻下这些字时的景象,凭沈青云的阅历,一眼便看出这是一套剑法。

  沈青云并没有领悟这套剑法的打算,毕竟需要时间,更何况他也不需要,还是留给专修剑的风楚寻吧,他只要一部分王侯意志就行了。

  接下来,沈青云牵动大黑狼脑海里的那一缕神识,讲领悟共享给它,同时收取意志。

  于是,风楚寻看到这样一副诡异的一幕,本来抓耳挠腮趴不住的大黑狼现在竟然静静望着石壁,像是在感悟。

  风楚寻神色微凝,感觉巨受打击,他竟然不如一头狼。

  过了一些时间,沈青云停止收取意志,他停下,代表大黑狼也得停下,他们两个把石壁里蕴含的意志收取了六成走,在这之前还不知道被带走了多少。

  不过他也没忘记风楚寻,看到风楚寻目光紧紧盯着石壁,一副苦寻无果的样子,他引动在风楚寻脑海里的神识,在身后送了一脚,把人送进门里去了。

  这一关过了,接下来的路就要平坦许多了。

  等风楚寻在这里领悟,沈青云开口道:“我们去其他石壁看看。”大黑狼眼睛一亮,这王侯意志的好处它可是体会到了,屁颠屁颠跟在沈青云后面。

  “老大,要不全带走?”尝到了甜头,大黑狼竟然开始怂恿沈青云,它也感觉,只要沈青云想,这些石壁没一个能幸免。

  沈青云看了它一眼,长得一身黑,想得倒挺美,这要是做了,那不得成众矢之的?虽然沈青云并不怕。

  “安静取王侯意志吧。”沈青云淡淡开口。

  “哦…”听沈青云这么说,大黑狼也就知道,沈青云石没那意思了。

  心念一动,除了风楚寻此时正在参悟的石壁,其余全都和沈青云产生联系,仿佛一座座宝库敞开,任由沈青云搬取。

  风楚寻并不知道是沈青云帮了他一把,此时的他依旧在安静的悟着,有一点感悟闭上眼眸,放空意识,但身前的石壁并没有消失,还存在在他脑海里。

  渐渐的,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副画面,有一个人站在一座剑池前,池子里,不是水,是剑,是锋芒无匹的剑。

  一股萧瑟之意弥漫,剑割腕,热血流,落入剑池中。风楚寻看到,有一道倩丽身影追来,他抽剑挥出,一条沟壑出现在他和那道身影只见,任凭身后佳人呼唤,他就像铁石心肠一般,不回头。但是风楚寻看到了,这个人,他早已哭得不成样子。

  也许是血流尽了,不再流了,剑池的剑竟是被染成红色,红得妖艳。然而他的满头黑发,如今已经变成白发,显得无情。

  他转身,脸上泪痕已干,面无表情的看着哭成泪人,绝望到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的佳人,她张嘴,没有声音发出,但风楚寻看口型认出了,她是在问,为什么。

  风楚寻看向男子,是啊,为什么,究竟是什么让他做到这种地步。

  男子没有回答,冷漠转身,迈步踏下剑池,风楚寻心中一惊,倒竖的剑锋利无比,他踩下去,轻易就能刺穿脚掌。

  但是,风楚寻想象的画面并没有出现,剑非但没有刺穿男子的脚掌,反而男子如履平地,走过剑池。女子见状,步履踉跄,走到剑池边也想走下去,可剑池里的剑突然释放出铮铮剑鸣,剑意挡住她的去路。

  她无法跨出这一步,只能在池子边声嘶力竭的呼喊,但男子步伐坚定,并没有回头的意思。风楚寻心绪微动,视角随之变化,他想看看这个男人是否真的心如金铁。

  视角变化,风楚寻眼神微凝,苍凉悲壮的气息在他心里弥漫开,像是被眼前这幅场面感染。这个男人,他步伐稳定,泪水却像决堤洪水一般。风楚寻不忍再看下去,闭眼那一刻,他好像看到这个男人嘴角溢出一抹淡到不能再淡的鲜红…

  眼前画面回归黑暗,石壁以及上面的字静静矗立,风楚寻望着石壁还有那些字,一时间,心中百感交集,他好像明白了,这些字蕴含的是怎样的意境以及涵义。

  “再见亦是陌生人么…”风楚寻望着石壁上最后一句话,陷入沉默,这面石壁只是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吗?

  一缕缕王侯意志流入身体,使他的剑意更加强大旺盛。

  随着时间流逝,风楚寻默默接受着这些王侯意志,眼前景象忽然一变,石壁依旧是那个石壁,只是上面已无字。

  一阵脚步声传来,风楚寻转头望去,还是那个男人,此时他换上一身白袍。白发,白袍,冷漠的表情,看得风楚寻内心一颤,下意识的有些畏惧,不知怎么,他竟然不想成为这样的人。

  风楚寻目光随着他的步伐一点点移动,来到石壁前,望着无字的石壁,男人动了。一套剑法,吸引了风楚寻的目光。他就是挥舞出这样的一套剑法,在石壁上刻下这一个个字。

  风楚寻记下了这套剑法,记住了字中蕴含的剑意,同时也将自己彻底带入石壁前男人这个角色。

  懊悔,心痛,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弥漫在风楚寻心底。总之,心很痛,而痛的源头,在剑池,他没有回头,选择了前程。

  刻完字后,男人提剑,还想刻字,但举起来的手,却又放下了。他将剑插入地下,单膝跪地,泪水再一次决堤,奔涌而出。风楚寻看到这一幕,心里很不是滋味,走过去想要拍拍他的肩膀,以示安慰,但手却直接穿过他的身体。这时,风楚寻才明白,他所看到的一幕,不过是虚幻之象,是壁上字记录下的印象,如今他领悟了,所以才看到了。

  “如果有后来者能替我补上残句,有朝一日,洗剑池,我方天自以礼相待!”白袍男子开口道,说完便起身,潇洒离去。

  风楚寻目送他离开,刚才的话他听到了,但是怎么补,如何补?”

  刻字好办,用剑,用同样的剑法雕刻便是。字呢?

  “结合他的感觉吧,我姑且也是亲身体会过那感觉。”风楚寻低声轻喃,那个声嘶力竭呼喊他的女人,一定对他用情很深吧?为了前程,他必须要做出选择,相望却要当做对面眼前之人是个陌生人,当时的心,该多痛啊。

  “应该是后悔吧。”

  风楚寻用心揣摩,最终得出结论。

  在风楚寻浑然不觉的时候,他的眉心悄然浮现出一个“一”。同时,剑意释放充斥这座石壁前,惊醒不少领悟之人。

  众人皱了皱眉,望向风楚寻,此人,在做什么?

  只见风楚寻猛然睁眼,双眸射出精光,提剑跃起,一套剑法舞动,剑在那几行字的下方转动,石屑飞溅。

  寒光剑池饮热血,一剑横断别离愁。青丝绕,白发苍,再见亦是陌生人。

  剑池后,白袍身,悲苍之情聚与字。剑是无情却有情,佳人相望莫相忘。

  众人望着风楚寻洋洋洒洒在石壁上刻下这些字,不由发怒质问,对此,风楚寻却是理都没理,刻下字后望着石壁,吐出一口气,心中一片轻松。

  不过也有人看出端倪,在风楚寻刻下字后,他们感觉这座石壁,变得完整了,领悟时遇到的瓶颈似乎自己解开了。

  不过他们却是没有提醒那些正在指骂风楚寻的人,自己认真参悟起石壁,要怪,就只能怪他们没这份眼光,机缘送到面前被当成污物推开了。

  “你是谁,为何要阻挠我们参悟石壁?!”

  有王侯质问风楚寻。

  “我并未破坏上面的字,所以并没有阻挠到你们。”风楚寻平静开口道。

  “你破坏了石壁完整,明显是故意加大我们参悟难度,你居心不轨!”

  风楚寻看着他,忽然露出一抹冷笑,“白痴。”

  说罢,他就转身离开。

  被风楚寻说白痴的王侯,脸色一阵青一阵紫,第一次,被灵相境辱骂还是第一次。他没有去细想为什么一个灵相境会在这里,一缕杀意在心里滋生,并且迅速生长。

  他右手化掌,身形化作一道残影,朝风楚寻掠去,掌心灵力翻涌,直直朝风楚寻背心拍去,“小子,你想死!”

  “想死的,是你吧。”

  一道平静的声音传来,随后一道黑影,如鬼魅一般掠来,张嘴咬住那名王侯的手臂。

  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