郁雪霏的一生奇闻 第八章 惊·人格分裂

小说:郁雪霏的一生奇闻 作者:柒玥和丹丹 更新时间:2022-08-09 13:57:2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第八章惊·人格分裂

  雪霏被送去了医院抢救,出手术室时,已经到了第二天清晨。

  “医生医生,我女儿她怎么样了啊?”杨佳韵一看见医生走出手术室的门,很是着急,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雪霏会自杀。

  “她有些轻微脑震荡,要好好修养,至于她自杀的原因,我还是建议你们去找专业的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医生问问。”

  杨佳韵点点头,让郁寂宕托朋友,去联系精神科医生,自己守在病房里陪正在昏迷中的雪霏。

  当雪霏悠悠转醒的时候,一个精神科专家也来了。

  “胡医生啊,这是我女儿,请您一定要尽量治好她呀!”郁寂宕痛苦地对着精神科医生胡钰说。

  胡钰没回答,只是走到了目光呆滞地盯着天花板的雪霏前注视了一会儿。

  “雪霏爸爸,雪霏妈妈,现在雪霏的状态不太好,等她身体好了,恢复过来了,就带她来遇苠医院13层的主任室找我吧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说完,胡钰从白大褂的兜里掏出名片,递给了郁寂宕,随后又匆匆离开。

  很快,一周过去,雪霏顺利出院。在这期间,雪霏的爷爷奶奶也回来了。可雪霏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变得乐观开朗,活泼大方,也不沉默寡了。但是,她却称郁雪霏为“她”,说自己叫“杨柳依”。

  这天,郁寂宕对着名片上的地址,带着雪霏以及杨佳韵一起来到了胡珏所在的医院——遇苠医院。

  “13楼,13楼..…”杨佳韵拉着雪霏,到处找电梯,郁寂宕紧跟在她们母女俩的身后。

  “滴”电梯到达了13层。

  “胡医生胡医生,雪霏出院了!我们带她来了!”

  胡珏医生让苏佳韵带着雪霏先出去转转,要跟郁寂宕单独谈话。

  “胡医生,我女儿怎样?”郁寂宕的心情犹如激荡的湖水一样不平静。

  “先别着急,在治疗前,郁先生,您先将雪霏的基本情况先跟我说一下吧!”胡珏拿来病历本记录着。

  “她啊,之前好像得了抑郁症,现在的话,好像好了很多,只是却说她自己不叫郁雪霏,而是叫杨柳依,而且称郁雪霏为她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医生您看?”

  “这难道就是人格分裂?这样来看,杨柳依就是她的第二个人格…”胡珏沉思了一会儿。

  “什么?真的假的?人格分裂?您能讲一下具体情况吗?”郁寂宕很震惊,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现实中会出现人格分裂。

  “人格分裂呢,就是存在两种或更多种完全不同的身份状态,在一个人身上先后或交替出现,可能会伴发幻觉等表现。现在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心理治疗。我先给你写一张治疗的单子!”

  胡珏在电脑上捣鼓了一阵,然后打印了一张纸,上面印着治疗方法:

  1.谈通

  指的是把整个人格系统作为一个整体来与之交谈。用这种方式,可以使患者意识的任何一部分及所有部分都能够在听,鼓励尽可能多的相关意识部分来倾听。

  2.绘图

  要求处于主要控制地位的人格,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一张纸的中间,并邀请其他的人格写下自己的名字。这一方法反复使用可以不断发现一些新的人格。

  3.日记

  每天20~30分钟以自由联想的方式写日记,可以使不同人格间有更多的交流。

  4.催眠

  催眠可诱发分离状态,便于接近分离的人格。治疗师可以教患者用这种方法来控制分离状态。催眠缓和了创伤工作,帮助患者缓解焦虑。

  5.宣泄

  宣泄的人格通常是孩子,在反复宣泄后,该替身会停止退行和受惊的行为。治疗师常用抚摸和语来安慰这个宣泄着的孩子,缓和其极度的痛苦,提供安全感。

  6.整合解决

  指多个人格间相互的理解与认同。如果患者不对自己其他人格接纳,一味的否认来逃避过去的痛苦经历,那么多个人格之间可能产生巨大的冲突,甚至互相伤害。

  7.修通

  患者为幸免于可怕的创伤经历,发展出多种人格状态,成功地帮助了患者。当患者接受治疗后,有能力觉察这些极端的应对策略的无效性,能够面对原来难以接受的记忆和情感,分离的人格状态的存在则不再必要了。

  “那医生,这一般治疗完要多久啊?”郁寂宕有些苦恼。

  “这个没有什么一般,要看雪霏自己的。”胡钰无奈叹了口气。

  “好吧,那现在是让雪霏进来?还是?”郁寂宕内心有点忐忑。

  “让她来吧,我仔细观察观察情况。”

  “雪霏她妈,你现在带着雪霏来吧……待会儿,不管医生说什么,你都要保持冷静啊!”郁寂宕出了门,在走廊里,打了个电话给杨佳韵。

  “好,我马上过来。”杨佳韵心底生出不好的预感,赶紧带着雪霏来到胡钰办公室。

  “医生医生,我们来了!”杨佳韵带着雪霏从楼下跑过来。

  “好的,请你们先把雪霏留下,我检查完情况再转告给你们。”胡钰严肃地说。

  “嗷好的好的。”杨佳韵使劲拉着郁寂宕走了出去。

  “雪霏,不对!是柳依是吗?”胡珏对雪霏很亲切。

  “胡医生好呀!你可以叫我伊伊的。你还是第一个认同我存在的人呢,你好好哦!”杨柳依笑眯眯地说道。

  “啊是嘛依依,你今年几岁了呀?”

  “我呀,今年18岁了呢,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!可惜呀,又要重新过初中了呀!”杨柳依虽然语气很伤心,但面上还是开心的样子。

  “那你有什么特别喜欢干的事吗?我就特别喜欢打羽毛球!”胡珏跟柳依聊天,其实是想更深入地了解一下雪霏,以便之后的治疗。

  “我啊,其实没什么喜欢的,但我琴棋书画,唱歌跳舞,样样精通,成绩也不错。”杨柳依思索了一会儿说道。

  “你可真厉害啊!诶对了依依,你知道关于郁雪霏的事情吗?”胡珏趁机切回话题。

  “知道啊,她的事情我都知道。可是……她却不知道我,这就让我很气恼!”杨柳依装作不开心,嘟了嘟嘴。

  此时,门外的杨佳韵正在询问郁寂宕医生跟他说了些什么。

  “说,医生到底跟你说了啥?”杨佳韵见郁寂宕支支吾吾,就抱着手臂,靠在墙上,冷冰冰地说。

  “雪霏….人.…格….分…..”郁寂宕始终没把最后一个字说出来,但就算这样,杨佳韵也已经猜到了。

  “人格分裂?”杨佳韵大惊失色,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  郁寂宕从口袋里掏出来被他攥地皱皱巴巴的印满字的纸:“这是医生说的治疗方法。”

  杨佳韵一把抢过治疗纸,仔细看起来。

  杨佳韵碎碎念了一小会儿:“不同人格?所以雪霏有几个人格啊?”

  “现在只发现杨柳依一个。”郁寂宕告诉杨佳韵。

  “这…..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一天到晚陪着雪霏治疗?”

  “..…..…”郁寂宕沉默了好一会儿,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“诶,算了,问你简直是一问三不知,真不知道要你有何用!”杨佳韵翻了个白眼,坐在走廊的座位上等待。

  过了大概一刻钟,杨柳依打开了门,探出脑袋对着郁寂宕和杨佳韵,让他们进去。

  胡医生对郁寂宕和杨佳韵详细说了治疗方案,杨柳依在旁边漫不经心地听着。

  “哎呀,爸妈,你们一直说雪霏雪霏的,是不是没有把我当你们的女儿啊?我们也不需要治疗,只是共用了一个身体而已呀……我们快回家吧!”杨柳依有些疑惑不解又愤怒不平地问。

  “依依呀,难道你不想回到你本来的身体吗?为什么非要占我家小雪的身体?”杨佳韵也有些生气了。

  “什么嘛,我和雪霏本就是同根生的,我本来的身体就是这个啊,只不过是被抑制住了,没出来过好吧?”杨柳依气急败坏。

  “所以我们要给你治疗啊!”杨佳韵说话开始有些难听了,“我们不想让小雪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人,我们要继续把你抑制下去呀!”

  “哼!你们就是不想要我了呗!”杨柳依一听这话,瞬间不高兴了。

  “好了,雪霏妈妈,你别这样说,你再这样下去,柳依她要是一生气,完全霸占了雪霏的意识怎么办,到时候雪霏就出不来了。”胡钰有些头疼,小声对杨佳韵说。

  “哎…好吧好吧。”杨佳韵又无奈又无力地说。

  “依依啊,你别听你妈说的,你才是最好的,只是你知道什么时候小雪会出来吗?我们想跟她聊聊。”胡钰又对杨柳依说。

  “等她自己憋不住了就会出来的,你们这么着急干啥!”杨柳依没好气地低声说道。

  “但是,我怀疑依依你要是不帮帮小雪,可能她不愿意出来的。你也知道,小雪她得了抑郁症。”胡钰继续温柔地对柳依说。

  “好吧,看在胡医生你的份上,那我就当个好人,帮这个忙啦!”柳依笑了笑,“那我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自己的意识收一收,给雪霏的意识让出来就行了。”

  “嗯嗯嗯嗯!”杨佳韵激动万分,“依依,谢谢你,你太可爱啦!”

  “啊,不用谢的。”此时柳依也有些害羞了,淡淡说道。

  ——第八章完——

  s..book6325528129841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郁雪霏的一生奇闻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