翟西城毕竟不是泛泛之辈,转眼勾起苍白的唇,笑的十足兴味:“大伯母,我有一个办法。”

  **

  另一边。

  雷凯将家里几个长辈一一送走,自己拉开越野车的门坐上去,就拿出手机发了个消息。

  半分钟内,那头的人就回了他。

  q:谢了。

  雷凯看着那条短信半秒,眯起眼睛,毫不犹豫的将短信删除,清空垃圾箱,然后再取出电话卡折断丢出车窗外。

  他重新换上自己的电话号,再开机,手机安安静静好像压根没有跟外面联系过一样。

  他这才发动车子,在低头踩油门之前,他看到被他随手带出来藏在车上的账本,眸色深了一寸,将账本放好,双手抓住方向盘,打到底,掉转车头离开了医院停车场。

  账本是他拿的。

  不过他跟乔念约好了,不会公开这个账本,乔念也不看这个账本,账本就放在他这里,再过一段时间会‘巧合’被找到……

  这样做完,他就算彻底还清当初欠了女生的人情,从此心安理得,两不相干。

  雷凯知道自己这么做多少有点对不起家族信任,只是哪个家族没有龌龊。

  当初雷老暴毙,家里这些人可没几个愿意追查真凶,甚至在知道真凶跟那位女皇有密切关系的时候,一个个为了利益当聋子瞎子差点让雷老含冤死去。

  所以他这么做也不过是变相的给那些人,包括那位女皇一个反击而已!

  黑色越野如离弦之箭很快消失在马路上。

  **

  乔念那边也收到雷凯最后的消息,跟她说不再欠人情的事。

  她删掉短信,将那个号码拉黑,再打开电脑抹掉她跟雷凯通过那个号码联系过的全部痕迹。

  昨晚这些,女生才合上电脑,视线落在还没动静的手机上。

  她在等叶妄川什么时候联系她。

  翟西城下午就中枪了,到现在为止某人可还没跟她联系过,甚至没提起过这茬。

  她等到第二天早上,睡了一觉起来,接近九点半才收到来自京市的消息。

  [y:还在生气?]

  乔念彼时刚吃完早餐,没他在,顾三没敢给她准备牛奶,主要准备了乔念也不喝。

  她手里捏着依云的瓶身,另外一只手拿着手机垂眸看去,正好看到对话框里那句简短的话。

  “啧。”

  乔念将瓶身捏扁丢进垃圾桶里,抬眼挺燥的跟沙发上的人说:“不玩了。”

  “啊,乔妹妹你不来了?”秦肆拉她打游戏,才玩了一局,等着开第二把,不甘心伸长脖子道。

  观砚正好出来看到这个,一脚踹了踹沙发上的男人,掏出手机:“什么游戏,我陪你玩会儿。”

  秦肆一向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儿,马上撂下乔念,屁颠颠凑过去给观砚介绍起游戏,告诉她怎么下载,创建账号之类的。

  两人在玩的时候倒是和谐,你一句我一句的围绕着游戏聊起来。

  乔念则吸了口气,压下胸口翻涌的烦躁情绪,面无表情的拿上手机准备上楼换衣服。

  (本章完)

  s..book3670531044604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